文化产业再成外资“禁区” 对外开放中共尚忧文化入侵

近日,随着“习特会”的结束,中国正在加速践行对外资的“开放承诺”。然而,文化产业却成为了少有的例外,中国政府依然没有将意识形态管制与经济加以区分。依托中共意识形态管理和政府行政命令来代替法律,依然在限制着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中共对自身所谓的文化自信尚存忧虑。

北京时间6月30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其中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8条措施减至40条,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5条减至37条。《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则与2017年版相比增加67条。其中,对于能源勘探、交通运输、新能源产业、通信电子产业、健康医药等产业的开放力度大大增加。此外,北京时间7月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还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宣布提前取消对金融服务业的外商投资比例的限制。这一切都标志着,中国经济正在摆脱对外资的顾虑,开始全面加速对外开放的步伐。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文化产业却依旧与此次“对外开放”失之交臂。在文化、体育和娱乐产业外商投资中,按照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唯一有所变动的是,取消了对于“电影院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这意味着外资可以以独资的方式在中国投资建设、经营电影院。说白了,这仅仅是对场地和运营服务的技术性“开放”而并未有涉及对文内容生产的真正开放。

禁止投资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

禁止投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含引进业务)公司。

禁止投资图书、报纸、期刊、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的编辑、出版、制作业务。

禁止投资各级广播电台(站)、电视台(站)、广播电视频道(率)、广播电视传输覆盖网。

禁止从事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和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安装服务。

禁止投资电影制作公司、发行公司、院线公司以及电影引进业务。

禁止投资文艺表演团体。

在长长的禁止外商投资名单背后,中共依然在将几乎所有的文化内容生产、传播领域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并且依旧在担心文化入侵、担心中国的文化产业受到外资的冲击。

而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原本应该持有更加开放心态的区域内,中国政府同样放松对“意识形态”的管制。按照2019年版《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的内容,与非自贸区不同的是仅仅是将“禁止投资文艺表演团体”改为了“文艺表演团体须由中方控股”。而对于图书、报纸、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广播、电视节目、电影制作经营,在上海自贸区依旧属于被禁止投资的行列,只是在之后的括号备注中加入了些许“特殊审批”环节。例如,经中国政府批准,在确保合作中方的经营主导权和内容终审权并遵守中国政府批复的其他条件下,中外出版单位可进行新闻出版中外合作出版项目;经批准,允许中外企业合作摄制电影,等等而已。

尽管,洋务运动已经过去了近150年,但中国政府依旧在没有摆脱“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模式。中国政府依然只是希望通过引入外部资本、技术、市场,来实现单纯经济上的发展,而对其背后的文化、理念则依旧被视之为洪水猛兽。

石油勘探可以开放、通信电子可以开放、健康医药可以开放,而文化产业则不可以开放。以国家安全、文化安全,甚至是以文化自信为理由,禁锢起来思想与市场,正在让中国的文化产业陷入僵化与堕落的怪圈。

以中国官媒为代表的官僚僵化体制,不仅在舆论监督上难有作为,在宣传方面缺乏技巧,更是陷于垄断经营导致的低效与巨大浪费之中。而围绕着垄断而官僚化的传播渠道,中国民营文化企业不得不在夹缝中就以生存,一方面开始试图绕过主流传播渠道,通过内容的低俗化抢占B站网络市场,甚至不惜流量造假也获得业绩;另一方面,按照中国著名编剧汪海林的话,“则开始迎合中国国有电视台购片人,那几个中年妇女的偏好,生产出越来越多的所谓“烂片”。在剧情上严重跟风,在节目创新上大量抄袭、甚至直接购买日本、韩国的创意。

2017年中国国产影视剧的产量超过300部,集数超过1.5万集,但是能播出的不超过8,000集。其中优秀影视剧数量屈指可数。按照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影视机构委员会副会长李学政的表述,中国影视界的虚假宣传已经到了一个影响平台收购、影响主流甚至影响主流媒体的程度。IP扎堆、流量明星当道、虚假宣传屡禁不止、从业人员在态度、素质上有待提高等一系列顽疾的存在,也在不同程度上延缓甚至阻碍了国产剧集的健康发展。

尤其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的贪腐案发、中国电影明星范冰冰巨额虚假合同漏税,等等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影视业,以及文化产业存在的痼疾已经暴露在公众的面前。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中国影视业的危机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据中国电影数据网相关统计,2019年1月至5月,中国电影分账票房(不含服务费)同比下降6.35%,观影人数仅为6.89亿人次,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约1亿人次。越来越多的观众正在被驱离电影市场。

在封闭中,中国的文化产业固然得到了保护,但是却也正在逐渐丧失自我更新和竞争的能力。同时,这种封闭的市场,也为文化保守势力提供了更多的生存环境。越行政命令,文化审查,甚至是个别官员的个人好恶,依然在代替者法律的监督。封闭就越保守,越保守也就越不自信,尽管中共一再强调在文化和理论上的自信,但是显然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中共还没有勇气让这种自信去接受更广泛的市场检验,还没有能力将这种社会理论与文化自信转化为更明确、规范的文化立法和执法机制。而来自法律机制上的“缺失”则正在成为阻碍中国文化产业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根本问题。

相关新闻:
中国汽车行业开放:黎明前的黑暗还有多长
开放石油天然气产业 北京的“妥协”能换来什么
扩大金融开放 中国为人民币国际化铺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